成都
133 9818 2245
活态-SPACE 平台热点 联系我们 人才招聘
日本的剧场里有哪些“特殊服务”?
2021/05/20
315

让我们先把时间退回到2019年。

假设,你正在剧场里看我们的中文版《音乐之声》。剧情进行到玛丽亚带孩子们唱《孤独的牧羊人》的那个雷雨夜。一道极其逼真的惊雷在剧场响起,台上的孩子们尖叫着冲进玛丽亚的房间。台下的小观众……也尖叫着,试图躲进爸妈的怀里,场面一度十分慌乱。

作为家长,你现在面临的情况很复杂——孩子在哭,得想办法安抚;周围观众在用眼神示意你赶紧让孩子静音;牧羊人的旋律响起来了,名场面不想错过。

如果你在日本的四季剧场,这种两难的情况就不会发生了。他们贴心地在观众席后面打造了一个可以免费使用的亲子观剧室。


微信图片_20210520175953.jpg

亲子观剧室


亲子观剧室是一个用玻璃隔开的封闭空间,房间具有一定的隔音效果,但可以完整地看到舞台上的表演。如果孩子在观看演出的过程中大哭、吵闹,家长就可以把孩子带到亲子观剧室来。不会错过台上的剧情,也不会影响到周围的观众。

除此之外,四季剧团还会为有孩子的观众提供儿童托管服务,让家长们轻松自在地观看演出,在演出期间不用担心孩子。不仅是四季剧团,日本很多剧场都会提供这项服务。之前,我们在《近乎正常》北京场做过一次“想念群山”儿童托管服务的试运行,就是从日本学来的。


微信图片_20210520180049.jpg“想念群山”活动照片

那么,日本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日托服务,日本的日托服务又是怎么发展起来的呢?
1988年,3位志同道合的母亲创办了日本艺术领域日托服务的先驱者——マザーズ Mothers。发起人二宫女士,是一个戏剧爱好者。在孩子出生前,她很喜欢去剧场,但孩子出生后却一次也没去过。创办这家机构,便是想帮助有相同烦恼的母亲提供托管孩子的服务,让她们也能继续拥有自己的时间。

二宫女士在一次采访中回忆道,“在孩子还小的时候,有一天我感到自己育儿压力已经积攒到了极限,只能把孩子托付给丈夫照看,自己一个人跑去看了电影。在看电影的短短几个小时里,我和孩子分开,恢复了自己的生活,享受了一段属于大人的时光。当我重新面对育儿工作的时候,突然就有了不同的感想。这对我来说是十分珍贵的体验。”


微信图片_20210520180058.pngMothers的发起人二宫女士

但在80年代的日本,家庭观念还非常保守,育儿工作全部都是全职母亲在做,父亲在育儿中是个不重要的角色。“男主外,女主内”、“照顾好孩子是母亲的天职”等思想观念依旧束缚着当时的全职母亲们。
Mothers创办之初也是四处碰壁,洽谈方不能理解提供日托服务的意义,不明白全职母亲为什么还要花钱请别人去照顾孩子(这在当时的思想观念里是件很不光彩的事),说她们不过就是“主妇过家家”。甚至有人恶语相向说:“想看演出就别生孩子”。
在这种情况下,只有日本爱乐乐团(The Japan Philharmonic Orchestra)回应她们说,“我们非常愿意合作,请一定要做!”。就这样,Mothers在音乐厅的后台改造了一间保育室,开展了第一次演出活动的日托服务。


微信图片_20210520180102.jpg

日本爱乐乐团-杉並公会堂


从日本爱乐乐团开始,很多之前对引进日托服务犹豫不决的公共艺术机构也逐渐开始认真考虑。在几年时间里,越来越多的剧团、剧场和Mothers建立了合作,而Mothers也以“安全·安心”的口碑逐渐打响名气。
到了90年代,日本的经济泡沫破裂,演出票房也随之大跌。演出主办方们为了扩大观众群体,将目标锁定在了因育儿琐事而无法进入剧场的妈妈们。因此,更多主办方引入了日托服务。当然,当时的“育儿支援”和“少子化对策”也成了剧场等艺术文化机构发展日托产业的推助力。
如此发展了25年,到2010年时,平均每场演出就有5名儿童被托管,每月大概有500位家长会使用儿童托管服务。

近年来,使用日托服务的理由已经从 “处理紧急事件”等拓展到了“转换心情(refresh)”。日托机构的介绍中也会强调,母亲不需要为了想要转换心情而感到羞愧。

日托服务发展至今,日本的四季剧团、宝冢大剧场、国立剧场、歌舞伎座等都已引入了日托服务。甚至连票务网站Confetti都和日托服务机构合作,在网站上购票就可获得免费的日托服务。另外,一些博物馆、美术馆、图书馆、高级商场、美容院等机构也增设了日托服务。产业之完善,令人惊叹。
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国内的家长们也能拥有这样的“特殊服务”,快乐地享受每一场属于自己的演出!